Today’s Treasures, Tomorrow’s Trash

鞋業問題不遑多讓

2011-2015年間,全球鞋子的產量增加了

16%

鞋子已經不再是一種日常用品,而是逐漸成為快速時尚裡汰換率很高的一種消費性商品

本頁所有的鞋子皆為海邊的垃圾。

以上及以下文字引自 Labour Behind the Label (2016): Labour on a Shoestring

 

鞋業和時尚產業有許多相似之處:勞力密集、重視價格和速度,而且國際上有數千家製造商進行高度的競爭。

製鞋產業重視「快速交貨和彈性」,因此歐洲鄰近的低薪國家所生產的鞋對於市場有吸引力。

在東歐,合用的勞工可以用極低的工資取得,在阿爾巴尼亞、波士尼亞、馬其頓和羅馬尼亞,法定最低薪資甚至比中國來得低。

政府對製鞋產業所提供的各種優惠條件,加上「歐洲製造」給人的好印象,讓鞋商有了更大的獲利空間。

消費者偏好歐洲製造的商品,他們以為這些是在優良工作環境裡生產,包括:穩定的勞雇關係、足以應付生活的薪資、正常的工作時數、沒有風險的工作場所、組織工會共同爭取權益的自由,以及沒有歧視,尤其是性別、工作環境、工作機會、和薪水。

然而根據我們的田野調查,我們斷定目前實際的狀況距離「像樣的工作」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在大家印象中,義大利的皮鞋是高品質和高雅的同義詞,外加相當好的工作環境。不過,「義大利製造」不代表鞋子一定在義大利本土生產。透過OPT協定(譯註:outward processing trade, 外包加工貿易,根據這項規定,公司可以把一雙鞋分成幾個組件送到低薪的經濟體進行縫製和組裝,然後進口回原國家,並且將最後的成品標示為該國製造)從事進出口的製鞋和皮革產業者,有很大的比例來自西歐國家,尤其是義大利。`

Slide show

以下摘譯自 Proceedings of LCE (2006): End-of-Life Management of Shoes and the Role of Biodegradable Materials

 

為了迎合消費者需求並且保持競爭力,製鞋公司面臨兩個主要挑戰:快速反應市場變遷,並且保持敏銳以發掘或樹立新的消費趨勢。這使得鞋類商品的產品生命週期變短。縮短的生命週期意味著近年來生產了更多的鞋,導致製鞋工業產生更多的「使用壽命結束」(end-of-life)廢棄物。

從1990到2004年,全球鞋類的產量增加了70%,接近170億雙,到了2010年,專家估計全球將會生產200億雙鞋。西歐和美國一年消費20億雙鞋。單是在英國,每一年就有3億3千萬雙,相當於市價50億英鎊的鞋被消費。

許多環境汙染問題與製鞋工業有關。這些汙染來自原物料的生產,以及製鞋的過程。

事實上,最嚴重的環境污染來自於半成品和原料的供應商,例如皮革是透過鞣制 (tanning)生產。(譯註:鞣制是皮革加工的工序,透過鞣劑使「生皮」變成革的物理化學過程)尤其,使用毒性高而且有致癌疑慮的鉻做為鞣劑,過去幾十年來一直是製鞋工業所面臨的一個重要環境議題。

最後,製鞋過程所使用的溶劑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也是個重大的問題,因為這些物質會導致臭氧的形成,對人類健康和植物產生傷害。

以下摘譯自 Environmental News Network (2013): Sneaker Life Cycle Impact

 

根據一份由MIT主導的生命週期評估(life cycle assessment)報告,一雙典型的慢跑鞋產生30磅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足以讓一盞100瓦的燈泡點亮一週。不過真正讓研究者感到驚訝的不是碳足跡的多寡,而是碳足跡的來源。

MIT的材料系統實驗室(Materials Systems Laboratory)首席研究科學家Randolph Kirchain所領導的團隊從一雙鞋的原物料萃取和製造的過程來評估其碳足跡。他們發現,許多的碳足跡來自製造工廠所使用的電力。他們將一雙鞋的生命週期分成5個主要的階段:原料、製造、(消費者)使用、運輸、和壽命結束。他們發現最後3個階段對於碳足跡的影響很小。

一雙典型的慢跑鞋包含65種元件,從剪裁、縫紉到灌模、發泡和加熱,需要360道程序來組裝。相較於生產鞋原料如聚酯和聚氨酯,這些製鞋的過程非常消耗能源,因而提高了碳排放。

Kirchain說:「一般來說,如果你的產品需要許多的元件和處理程序,而且重量很輕,那麼你就得注意製造過程的碳足跡」。

目前全球有一大部分的鞋是在中國製造,他們主要的電力來源是煤炭。製鞋廠本身也會燃燒煤炭來製造蒸氣和其他加工(譯著:燃煤產生大量溫室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