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ay’s Treasures, Tomorrow’s Trash

想到時尚就忘了環保

Slide show

多數的時尚服飾只有機會見到

7

次陽光

英國調查2000位女性發現,她們對衣服採取一種「鮮少穿」(barely wear)文化,一件衣服沒穿幾次就覺得舊。

模特兒身上的衣服、裙子和鞋子皆為海邊的垃圾。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再搭配在一起。

以上及以下文字引自MailOnline(2015):Women ditch clothes they've worn just seven times: Items being left on the shelf because buyer feels they've put on weight or they've bought them on a whim

這項研究亦發現:

  • 受訪者平均一個月花64英鎊(台幣2560元)或每年30720元買衣服,但多數留在衣櫃裡沒穿。
  • 33%的女性衣服穿過3次就視為舊。
  • 丟棄新衣服的原因,23%是因為購買當時是一時衝動。
  • 一位女性的衣櫃平均有66件衣服,其中10件不會再穿。
  • 衣服時常是為了一次性的活動而購買,如婚禮或假日/假期。

 

以上及以下文字引自Fashion Theory (2012): Fast Fashion,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thical Appeal of Luxury Brands

 

我們首要的發現是,儘管香港和加拿大的消費者在購買非時尚商品時關心環境和社會問題,他們在消費時尚時卻沒有遵循這個原則。

他們在言語之間談論拯救環境,他們重視回收,而且選擇有機食物,但是同樣這群消費者卻時常購買那些低價、高環境和社會成本的時裝。

他們對於丟棄衣服沒有罪惡感,不覺得自己對永續的態度和他們的時尚消費之間有甚麼衝突。

在我們的分析中,「低價的風格和速度」以及「不耐用和可拋棄」是讓消費者不斷改變他們衣著的兩個主因。

不斷更新的款式、更多的選擇、和限量版,外加上市速度快,使得這個產業對消費者非常有吸引力。

一開始是比較年輕的族群,但現在連比較年長的也受到吸引。

加拿大的學生Roxanne的說法跟Topshop品牌主任稍早的說法一致:「我想要新東西和新款式,讓我不斷的更新我的衣櫥和我是誰。不過我不想跟別人撞衫,所以限量版滿足了我想要獨特的需求。當我在雜誌或伸展台看到一個款式,我會立刻想要擁有它」。

在Zara這類服飾店裡,Roxanne的渴望是典型的購買動機。

如同另一位加拿大學生Rita所說:「看到喜歡的衣服如果你不立刻出手,過幾天你就再也買不到了」。

快時尚的供貨量確保稀有性,這有助於創造需求。

來自香港的學生Wendy說:「最近我為了參加朋友的婚禮買了一件連身裙。我在Marc Jacobs看到一件類似的衣服,但是在Zara我用很低的價格就買到這件。它的品質也許沒有很好,不過這個款式目前正流行,而且非常便宜」。

如果一件衣服令人滿意,為什麼要多花錢?

加拿大一位門市助理Nora說:「這些流行款式讓我比以前更常更新我的衣櫃。如果一個款式一年後就退流行,我為什麼需要買一件可以穿很久的衣服?」

加拿大的學生Lara說:「這是便宜的時尚,值得出手的潮流。我每個月去Zara和H&M兩次,如果我看到喜歡的,我就買」。

除了快速和風格,可拋棄性(disposability)也扮演重要的角色。

一位現年35歲的香港顧問Edith說:「這些公司(指H&M)雇用像 Stella McCartney 和 Karl Lagerfeld 這類設計師來創造限量的款式,這些通常幾天內就賣完。

因此他們在策略上是很有創意的。低廉的價格讓消費者買得更多、更頻繁,但這也代表這些衣服可以被丟棄。

一件衣服洗個10次之後就已經失去原先的光澤,或者已經退流行」。

10次這個參考數值是來自快時尚公司本身,他們公開的提供這個基準。

他們不期待一件衣服洗過10次之後還保有原來的價值,因為原料和製造的品質都不高。

公司無須為這樣的真相付出代價,而消費者丟棄衣服的時候也不會感到後悔。